首页 收藏回家路
返回笔色阁
第一章 变身

    “啊、对不起!”

    “哇!”

    踮起的脚跟突然摇摇晃晃的,我反射性地要去抓着柜子边,结果却没抓着跌落在地上。

    啪的一声,我倒在地板上。

    “对不起,你没怎样吧?”

    社长从上面望着我,一脸很担心的表情,但我听得出她声音里有着嘲笑。

    太过份了,都是你碰到我的脚跟,才会害我跌倒的。

    “撞到什么了?头怎么湿湿的?”

    “我也不知道。”

    我的手松开,倒在身上的瓶子落在地上,里面的液体全洒出来了。

    “这个柜子里不应该放什么危险的东西才对,你要不要去漱个口?”

    “好的!”

    我用实验室的水龙头洗脸。

    “皮肤会不会觉得刺刺的?”

    对于社长的问题,我无言地点点头。

    “会不会觉得不舒服?或是胸口很闷?”

    我再度点头,我好像喝进了几滴药,舌头有点麻麻甜甜的感觉。

    “也没贴标签,也没有颜色、味道!”

    社长捡起掉在地板上的玻璃瓶。

    “可是身体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回家再好好洗个澡吧!”

    “这样吗?那擦干了以后再过来帮忙收拾一下吧!”

    “好!”

    “又来了,回答要简洁有力,这样才像男孩子!”

    咦?

    “…”

    “怎么了?”

    “啊、这…是!”

    这是怎么回事?

    瞬间,一股奇妙的感觉浮上心头。

    当我听到“像个男孩子”这句话时,内心相当起反感。

    虽然那种感觉马上就消失了,但我真的那么想吗?

    等到我摆脱掉社长的凌虐时,天色早已暗了。

    平常都是跟明日香一起回家,可是今天因为晚回家,所以只好一个人回去。

    我平常都是搭公车回家的。

    乘客稀少的公车晃动着,我望着映照在车窗玻璃上自己的容颜。

    好可爱!就像明日香的脸蛋一样。

    浏海好像变长了。

    而且最近是不是长胖,脸都圆了?怎么可以这样。

    我在做什么?以前怎么从没注意到这些事?

    我不禁敲敲窗子。

    好沉醉的容颜,说不定是刚才那药的副作用。

    明天再去问社长看看那到底是什么药。

    “鸣~”好想睡觉,身体变的轻飘飘,就像以前在联谊会上喝醉酒一样。

    我常常像现在这样,就在公车上睡着了。

    但幸好只要一听到熟悉的站名广播,我就会自动清醒。

    “啊,下车了!”

    在开车的前一秒,我飞也似地走出车门。

    虽然累,但我并不讨厌走路回家。

    可是公车站牌离我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

    我是个很胆小的人,一个人走这么暗的路回家…

    “啊?”

    在下车的同时我大叫一声。

    跟我一起下车的几个人回头看着我。

    我只好很不好意思地陪着笑脸,一边抑制住自已心里恐怖想法。

    怎么了?现在的“我”是怎么了?

    一个男孩子走暗路回家有什么好怕的?

    我赶紧挥去这无聊的想法,快步地走回家去,也不去理会在内心中翻腾的异样感觉。

    “我回来了!”

    “啊,你回来了。晚饭马上就好了!”

    继母秋子从厨房探出头来。

    “没关系,我没什么食欲。”

    走过客厅时,爸爸从报纸堆里抬起头来。

    “怎么了,拓也?为什么不吃你继母特地煮的饭呢?今天她亲手做了牛肉饼。她知道这是爸爸喜欢吃而特意做的,你应该怀着感恩的心来吃啊!”

    “啊,说什么特地做的,什么要怀着感恩的心,会让人家不好意思的!”

    “不,今天的牛肉饼真的很好吃。拓也不吃的话,那我也不想再吃了。”

    “你这样说我真的很高兴。”

    “那待会也要拜托你了,吃完饭后咱们也一起…”

    他们两人就这样在一旁打情骂俏起来了。

    其实他们已经再婚很久了,但感觉上却仍像是新婚一样。

    虽然说平时很受爸爸和继母的照顾,可是有时也会像现在一样,根木就不理我和夏美。

    “我今天想早点洗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爸爸和继母还是持续地在谈情说爱。

    我只好轻叹口气,打开浴室的门。

    我想把刚刚的药水洗掉,因为是用跑的回家,所以全身汗水淋漓。

    当衬衫碰到身体时尤其是胸部附近,总觉得好像有东西突出来一样,很难脱,我只好用力将衬衫拉起来,从刚刚就觉得身体的平衡感怪怪的。

    好,终于脱掉了,我将脱下的衣服丢进身旁的洗衣机,夏美在洗衣机旁放个大镜子。

    我不经意地望了一下镜子。

    “哇!”

    我看了后吓了一大跳。

    镜子里映照出来的竟是个女孩胴体,她有个白皙、又大又圆的乳房。

    “对不起!”

    我赶紧慌张地走出浴室,但一回头,却没有看到人。

    会不会是夏美在恶作剧。

    我害怕地再看一眼镜子。

    镜子里的那个人确实是个女生,皮肤好白,尤其是乳房好丰满,乳头又坚挺,腰好细,看了真想让人紧抱不放。

    可是抬头望了身体上的那张脸,那是我的脸。

    “是我!?”

    这次心脏快被吓停了,我又很仔细地瞧着镜子。

    我抬起右手,镜子里的女孩也抬起右手。

    我吐舌头做鬼脸,镜里的女孩也同样吐舌头做鬼脸。

    我轻轻地将手移到胸部,那女孩子也同样这么做。

    然后我觉得自己的手好重!

    “啊嗯…”

    我用手抓着乳房,发出甜甜的叫声。

    好像在搓柔着圆圆的水果一样,我搓揉了好久。

    “不要!”

    我对着自己叫。

    “拓也,你在做什么,叫得那么大声?”

    外面传来夏美的声音。

    “对不起!”

    “发生什么事了?”

    我只是将门关上并没有上锁,夏美可是会一开就进来的,万一被她看见我这样子就惨了。

    “没事、没事,只是一只蟑螂飞过去!”

    我紧压着门。

    “蟑螂?”

    “是的,就是这样子,真的!”

    “喔!”

    可以听见拖鞋声渐行渐远。

    “呜!”

    好不容易可以松了口气,我又再度凝视着自己的身体。

    抬头一看,锁骨下的乳房真的非常丰满坚挺,还有深深的乳沟。

    这确实是女人的胸部。

    难道…

    我赶紧脱下裤子,看着大腿间。

    “没…没了!”

    陪伴我16年的东西不见了。

    我实在不能相信。

    我确确实实地变成女生了。

    为了证明一下,我用手指伸进密处,忍不住尖叫一声,赶紧咬牙忍着。

    想不到竟有股快感油然而生。

    难道这就是女生的感觉吗?

    乳房和那儿都好敏感。

    我心里喊着不要,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难道是因为实验室里的那瓶药水?

    “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原因是什么!”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样问。

    镜子里那长的并不丑的女孩也对着我点点头。

    我将袜子也脱了,整个人坐在地板上。

    夏美的镜子很长,就算坐着也能看见自己的身体。

    以前也曾从电视上或是书上看过女人的裸体,但是如此贴近地看却是第一次。

    可是,如果不看镜子的话,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

    忍不住将手指伸进那个地方,好柔软的感觉,从镜子里可以看的很清楚。

    “啊!”

    我觉得自己在颤抖。

    好过瘾哦!

    那个地方已经变成接近粉红色了。

    啊,我真的已经变成女的了。

    我的手指不断来回搓动,感觉指尖已湿了。

    “啊呜!”

    太、太棒了,比刚刚更舒服。

    再一次吧!

    “啊、啊!”

    望着镜中的我,嘴唇微开,脸颊泛红,乳头变的更坚挺,而且还往外伸。

    “呜嗯!”

    我想像有条线牵引着两边胸部的小樱桃,感觉到那地方更紧缩了,指头也更温湿。

    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尿床了般。

    这就是女人兴奋的证据?

    我不断地将手指来回地搓揉,每搓一次,就有一股兴奋感。

    呼吸很自然地变的急促起来,鼻子和额头都冒着汗珠。

    觉得好像尿尿好多,手指好湿好黏。

    屁股很凉,因为坐在地板上。

    我还是意犹未尽。

    “嗯嗯…”

    我模仿三级片里女主角的叫声。

    可是越出声心情越亢奋,身体的需求也更强烈。

    原来那些女主角的叫声并非装出来的,而是真的。

    我将大腿张得好开。

    镜子里那个有着拓也脸蛋的女孩双脚也张得好开。

    她的那个地方泛着光,流出透明的液体。

    “啊!”

    我不禁弓着上半身。

    “啊啊啊!”

    很自然地我闭上了眼睛,身体因激情而发热。

    “啊啊啊!!”

    我还不习惯这样的感觉,所以呼吸很急促,胸部和下腹部都绷的好紧,我不禁在地上打滚,可是手指头并未离开那个地方。

    “啊啊、啊啊!”

    接着腰就扭动起来,眼睛半张半闭,很陶醉的样子。

    “好棒!”

    我咬着唇,身为女人真好。

    本来身体是紧绷的,但现在却已经变得好柔软了。

    樱桃还是很坚挺,好像渴望有人吸着它似的。

    我用一只手去抓着乳房的小樱桃,感觉却像触电般,赶紧松开手。

    现在太敏感了,不是去碰它的好时机。

    现在好想有个人可以抱着我,就像初生婴儿被抱一样,可以抚平我身体的颤抖。

    竟然有种感伤的气氛油然而生,鼻侧痛痛的。

    这和男人的虚脱感完全不同,我是因为觉得做了坏事而害羞。

    我确实已是女儿身了。

    在快感渐渐褪去后,我的理性也回来了。

    我是相原拓也,我是个男生,可是突然有着这样的身躯,以后该怎么办?

    “不要!”

    我摇着头,现在我完全无法想像现实的问题。

    然而我还是想再度沉醉在刚刚的快感中。

    我再度将手指压着那地方。

    “嗯,真好!”

    我马上就掉进了情欲世界中。

    “喂!”

    可是,头上突然传来夏美的叫声。

    “啊!”

    我心情马上跌至谷底。

    “好奇怪,拓也你怎么变成女生了?”

    “啊!”

    她不晓得从何时起就在那里看了。

    可是我只是抖着唇,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夏美好像懂我的心一样,不怀好意地笑着。

    “你真是不会说谎,我们家连厨房都没有半只蟑螂,怎么浴室里会有蟑螂呢?我觉得很奇怪,所以就折回来偷看,结果却发现我弟弟变成妹妹了,那时你正在陶醉,所以根本没发现到我。”

    “…”

    “可是以前我也看过你洗澡,你确实是个男生啊!”

    自从住在一起后,夏美不晓得偷看我洗过几次澡了。

    “怎么回事,拓也,怎会这样?”

    “啊!可能是…”

    我只好将实验室里的那瓶药水的事说给她听。

    “学校、实验室…”

    “哈哈哈!我才不相信!你少来了!”

    我早就知道她听了以后会这么说。

    “所以你就是喝了几口药后就变成女生了?好像漫画里的情节!”

    “不过我说的是真的,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夏美点了点头。

    “是啊,你也模仿的很好呢!”

    夏美用手指头拉拉我下巴。

    “嗯,蛮可爱的女孩子,这胸部是真的?”

    “啊!”

    我不禁用双手护着胸部。

    “讨厌,连叫声也这么可爱,你有感觉吗?”

    “不要啦!姐姐。”

    她抓着我的樱桃,我只好拼命地摇头,让她看见我的女儿身,让我很羞愧的。

    “算了,你刚刚那样都被我看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姐姐,求求你不要啊!”

    她的指头抓着我乳房上的樱桃,敏感的它马上变坚挺了。

    “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人家还以为我是个怪物呢!”

    夏美红着脸,终于松开了她的指头。

    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对了,拓也,为了庆祝你变成女生,今天就让我帮你洗澡吧!让我教教你怎么处理女人的身体。”

    夏美笑着说,但我总觉得她另有阴谋。

    我不能抵抗,只好任由她摆布。

    夏美边用热水冲我的身体边说:“舒不舒服?女人最重要的就是皮肤,我今天可是用我的沐浴精帮你洗澡,明天请你自己去买一瓶!”

    这味道真的很香很舒服。

    夏美从身后握着我乳房。

    “啊嗯!”

    “这样就有感觉了?我只是帮你洗澡,不要乱想!”

    “对不起!”

    可是夏美好像很故意似地,更用力地搓揉着我的乳房。

    “这个小樱桃呀,要用手指好好洗干净!”

    “嗯!”

    她啾啾地搓着,我那小樱桃变尖挺了。

    我拚命忍着不叫出来,如果是我自己洗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接着要洗最重要的那个地方了!”

    “啊!不要,请你住手。”

    “先用莲蓬头在外面冲水,接着再冲里面一点,来,把脚张开!”

    夏美敲着我屁股,没办法我只好张开脚。

    热水直接就往我的大腿间洒水。

    “呜…”

    为什么女孩子的那儿只是冲个水就会有感觉?

    “怎么样呢?拓也。”

    夏美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太过份了,你根本就是故意洗那儿让我有感觉的。

    “先冲水,手掌倒沐浴精搓成泡沫后再洗里面!”

    “啊!”

    “如果直接就抹沐浴精的话,那里会痛的。来,再打开一点。”

    夏美双手沾满泡泡,正往我那儿抹着。

    “啊!”

    我害羞地低着头。

    虽然我和她一样都拥有着女儿身,但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可是…

    “讨厌,拓也,你怎么还是那么兴奋?”

    哇!被发现了,好丢脸哦!

    “我只要一碰就知道了!”

    “啊呀!不要、不要碰,啊嗯!”

    “什么不要!我是在教你怎么洗,不要乱有感觉!这里天天都要保持清洁!”

    “不要嘛!姐姐。”

    夏美不理我,仍一意地要碰那儿,我真的受不了了,只好跌坐在马桶上。

    “讨厌,再这样就不帮你洗了!”

    夏美很高与地看着我,我无言以对,全身颤抖着。

    我完全败给她了,夏美居然很满足地笑着。

    “那你自己洗好了!”

    “嗯!”

    我站起身来,无意识地让莲蓬头喷洒在身体上。

    想起刚刚在她面前张开大腿的样子,现在说什么我也不想再张开了。

    后来夏美说她也要洗澡,就把我赶出去了。

    夏美平常凶恶的眼神竟然变柔和了,脸颊有因热气的关系而泛红。

    也许是受到我的刺激,她也想试看看吧!

    当我把莲蓬头交给她时,竟有种奇妙的感觉。

    夏美一向都自认自己是个美女,想不到她洗澡时也会做那种事。

    男人做是理所当然,可是女人的话…

    回到房里将头发弄干,脑海里还在想那件事。

    从穿着的T恤上可以清楚地看见左右两边挺起的乳房尖端。

    怎么会这样…

    总之,明天去学校绝不可曝光,只要向社长说明原委就好了。

    “拓也!”

    突然间夏美跑了进来,这个姐姐都没有敲门的习惯。

    “什、什么事?”

    我看她的脸还很红,刚刚一定做了那样的事。

    “你明天起就要以女人的身体上学去了,那可是很麻烦,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一切了!”

    “咦?”

    “你看,这是我穿过的宫野森制服,这是内衣,还有胸罩、内裤也要换成女生用的,不要害羞,快换了吧!”

    “等一下,我只是身体变成女生而已啊!”

    “你不想说出来吗?这样不行的,你看你的胸部那么大,宫野森的校风很开明,不会有事的,而且以前我是同学会干事,跟老师也很熟的!”

    “那姐姐你要帮我说吗?”

    “让家长来说应该更好吧!”

    “可是,爸爸他们…”

    “爸爸他们,我刚刚就跟他们说了!”

    “咦?”

    “你在做什么?从刚刚就一直啊、咦的,你实在很不会处理事情!”

    怎么这么突然。

    “没事的,他们两个人眼中只有彼此而已,我跟他们说你这是药物副作用,过几天就好了,他们听了也只是嗯了一声。”

    夏美噗嗤地笑着。

    “不过我不晓得是不是真的能马上就变回原形。”

    “笨蛋!如果你跟学校说你是吃了药才变成这样,马上会引起大骚动,你应该说是体质的关系不是更好吗?不要那么忸忸捏捏,就暂时享受一下当女生的乐趣吧!”

    “是、是!”

    我只能这么回答了。

    “那就这样了!”

    夏美很爽快的点了头,虽然她的态度像是在欺负我一样,但我知道其实她心里是在鼓励我的。

    “所以赶快将衣服脱下,换上女生的内衣,嗯,很适合,哈哈哈!”

    我错了,原来夏美只是在逗我玩。

    “什么!拓也,你真是性感!”

    当我脱下衣服时,夏美忍不住大叫。

    “你虽然身体很瘦,可是这胸围起码也有90公分,至少是D或E罩杯!”

    夏美显的有点不高兴。

    “为什么男人的你竟有这么…算了,给你!”

    她丢给我一件白色胸罩。

    “要穿吗?”

    “难道你要让你的胸部晃来晃去吗?”

    “怎么穿?”

    “实是没办法,这样穿啦!”

    夏美双手提着肩带,站在身后帮我弄好。

    “好难过!”

    “忍耐吧!当女人都要忍耐的,位置找好后,将乳房全都塞进罩杯里!”

    “不能全塞进去!”

    “什么!你嫌我的胸罩太小!?”

    “对不起!可是…”

    “算了!”

    夏美很生气地走了过来,帮我把乳房塞进胸罩里。

    “这样不是进去了吗?请不要再说你的胸部比我大!”

    “…”

    可是这件胸罩真的太小了,那个小樱桃好像被压迫着,好难过。

    还要穿女人的内裤。

    “接着换上内裤,你应该会穿吧?”

    “是!”

    我将脚穿过白色的内裤里。

    因为这个动作,总觉得乳房好像要从胸罩里跑出来似的。

    “嗯!”

    “不行,胸部跑出来了,快塞进去!”

    “是!”

    不只是胸罩,连内裤也很小。

    女人穿上贴心内衣的感觉会是这般痛苦与紧绷吗?

    我才不信。

    (我想可能是因为尺寸不合的缘故吧!)“明天你就穿女生制服上学,这样妈妈和明日香就知道你变成女生了!”

    “是的!”

    “我已经知道你现在是女生了,我想最受惊吓的人一定是明日香,明天可好玩了,哈哈哈!”

    夏美吻了我一下并道声晚安,然后就回她的房间去了。

    我心里还是喜欢女生,还是会因女人而心动。

    明天起就要过着女人的生活了,而且还要跟明日香说,我变成女生了。

    “明日香!”

    就像咒语一般,为什么这个名字会让我有股想返回男儿的心呢?

    我将内裤脱掉,光着下半身卷进被窝里。

    要让明日香看见已变成女生的我?她一定会大受惊吓吧?还是会轻视我呢?

    身为女人后,第一次让悲伤与不安侵袭着我。

    虽然我好累,但这一晚我却辗转难眠。
下一篇: 序章
上一篇: 第二章 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