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回家路 秘密研究所
返回笔射阁
第五十三章 路标

“木兰姐,全都收拾了!”

一名全身盔甲手提利剑的鹰目女骑士纵马来到村外,在一名骑黑马身披百花袍的女人跟前收缰,说了这句话后脱下头盔,露出了一头红艳的短发。

女骑士正是“红鹰”艾莉丝,而黑马花袍的女人是耳语之森义军的首领木兰,此时的木兰正坐在马上,满意的嘴里叼着烟杆,烟锅中火光时隐时现,一股喜欢的人说香,讨厌的人说臭的烟气从中飘散。

此次夜袭的确令人满意,无论是战果还是己方伤亡,都在可接受范围,仅以五百人的兵力夜袭千人军营,以伤亡甚小的代价毙敌超过百人,受伤和主动投降的俘虏是这个数量的数倍,其余人则四散而逃,后来被周遭村落抓住或打死的又不下百人,溃逃路上失踪的、因伤病饥饿而死的更是无从统计,据说当曼泰纳回到森诺曼城时,出发时上千人的军势,如今随他一同返城的不过数十,其中骑士连他在内不到十人……

探子报告敌情,木兰立刻招来众首领,除了正在怀孕静养的杰琳娜及外出未归的二十四,包括莫娜、佐拉、简、艾莉丝、三胞胎姐妹、干草、雨果几位义军干部悉数到齐,在城堡的大厅内召开作战会议。

首先由各路返回的探子们向众人报告军情,得知一支约千人的军队正开向树海外围,军队来自森诺曼城,兵锋指向是代弗南。

多日来二十四的努力奔波没有白费,这支军队刚出发,驻森诺曼城的情报站就将消息传了出来,送信人马不停蹄赶回耳语之森,使木兰等人提前得知了敌情。

于是众人开始谋划退敌之策,占据一方的义军会招来帝国的打击是意料中事,没有一个国家一个君主会允许在自己的版图内有不臣服于自己的势力存在,不过看这次的军队规模,似乎还算不上帝国的讨伐军,充其量是绿土郡的驻军,而据情报称讨伐军的指挥官是郡城森诺曼的骑士团长,这就进一步证明了上述论断。

对方的进军目标代弗南村已经按之前预定的方案,村民全体避难,粮食物资也都藏好,迎接讨伐军的将只是个空村。

众人最后谋划的退敌之策很简单,从时间上看讨伐军到达代弗南后虽扑了个空,但天色也已经晚了,他们一定会扎营过夜,第二天再进军,那么就夜袭,莫娜的魔法攻击与弓箭队的一轮齐射之后全军从三个方向冲击军营,只留下一面供残敌败退。

为防止骑士们的反击,还要有人摸进马厩及挽畜群,将战马等牲口全放掉!使骑士们无法得到马匹并进一步制造混乱。

一个比简看起来还小的女孩子主动请缨去做此事,正是三胞胎姐妹部下的“小树叶”芭芭拉,木兰也从红那里听说了小树叶的事,知道小女孩身手了得,于是拍板决定了计划,所有人按计划行事,便有了这一幕夜袭!

战利品不计其数,各种武器、牲畜、药品、粮食及各类物资全数拉回营地,几百名俘虏区别对待,普通民夫、见习学徒与仆人当场施放,而骑士与士兵们则要“体罚”一番,首先是代弗南村的卫生,弄乱的地方、弄脏的地方、弄坏的地方,都要一一清理打扫,修缮整齐,活干完了也尽数释放,义军没有多余的粮食供给俘虏。

出人意料的是有一部分讨伐军的人员不想走,要求加入义军,其中多是身为奴隶的仆人及一些民夫,而一名由民间应征加入讨伐军的弓箭手罗宾也愿意加入义军。

罗宾原是猎户出身,不但弓箭射术高明且还懂得陷阱机关与潜藏埋伏之术,正是义军需要的人才!

年轻的猎人本想应征加入军队,与匪徒战斗,立功以博取出身,但却一箭未发便被一头到处乱跑的拉车的牛撞倒不省人事,醒来后却发现那些所谓的匪徒正在为自己治伤,罗宾觉得比起那些帝国的军人,这些人才更像“义军”,所以才决定留下。

罗宾见到义军的首领木兰,提出了一个问题,义军是打算与帝国作对吗,亦或仅仅是想为少数人找一个安身之所,如果是前者,那么是否有更远的设想,比如推翻特提斯帝国的统治,建立一个新国家之类,若是后者,是准备长期如现在这样盘踞树海以义军之姿生存下去,还是准备有朝一日接受帝国的招安,被册封个领主之类……

这个问题很深刻,木兰还真没想那么多,以自己来说,从一开始就仅只是为了生存而努力,沦为雏妓,不满十岁就被迫接客,要活下来就已用尽全力。

天生的资质加上后天的努力,但在木兰看来这些东西加在一起连三成都不占,能活下来更多是靠运气,许多幼女在成为奴隶或雏妓后可能连成年——特提斯的成年一般为十五岁——都活不到,自己不但成年,且在十六岁就成为了花魁,过上了一般妓女一生都得不到的荣华生活,十七岁时更从良成为大庄园主之妻。

那时自己虽学习了骑术、剑术等技艺,但不过是好学的天性与条件允许使然,那时的自己只是一心相夫,以当个称职的妻子为最大目标,从没有比这更高、更远的想法,直到十年后比自己大五十岁的丈夫去世。

自己并没有什么宏图远志,更像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性格,直到先后结识了伊万卡与简这两个闺中密友,才从她们那里学到了一些东西,也才想到要在这个不公平的世道做些什么,用自己手中的资源去救助那些陷入困境的人,正如当年幼小的自己……

“与帝国作对吗?是啊,从劫取帝国贵族的财宝车队开始就是了,更不要说现在还正式与帝国的讨伐军开战了!”

“……”

看着边吞吐烟气边凝视远方天空的义军女首领,罗宾没有插话,静听着其接下来的发言。

“不过现在就说推翻帝国那是没影的事,无论是实力还是想法都没到那一步,至于说目标嘛……你不妨去问问更多的人,得出你自己的答案。”

“……!”

罗宾有些吃惊,这位年龄可能比自己大一些的女性完全不是印象中的那种对人强迫灌输自己意志的首领人物,却在鼓励部下自己找答案,通常大到一国之君,小到一个组织的首领或宗教领袖,无不是反复向国民、部下及信众申说自己的理念与正义,以尽可能的起到洗脑的效果,令国民、部下和信众追随自己。

若不能直接以自己为偶像便树立一个偶像,如国家、祖先、神灵、圣人之类,在这之后,只要下位者不肯服从自己的意志,那便是背叛国家、祖先、神灵、圣人乃至其他众多下位者。

总之就是洗脑加胁迫以及胡萝卜加大棒,大到皇帝、贵族、神官,小到匪帮首领、学校教师乃至家族长辈无一例外,可眼前这位女性首领完全不同,她部下有这么多优秀又忠诚的人,却还保持着清醒,并没有被权力所引诱、迷恋、污染和控制,罗宾自问,换做自己大概是做不到的……

于是,按照木兰的建议,罗宾去找了更多人问这些问题,后世众多论述这段历史的书籍中,有一本名为《树海义军见闻》的著作流传甚广,其作者却不详,有传说是某作家听被后世尊为特提斯第一神射手的“神箭”罗宾口述遂成次书,亦有人称此书作者就是“神箭”本人,也有说是罗宾后人忆祖先之言所作……

无论后世之人怎么说,现在的罗宾只想找更多的人去问,以便得出自己的结论。

“这样好吗?”

简这样问木兰。

“有什么不好吗?”

木兰反问。

“正常的操作不应该是讲出自己要救助全天下弱者的抱负,然后诚心恳请对方留下助一臂之力吗?让他自己找答案,万一他得出的答案是‘这里没前途’,因而离去怎么办?人才难得,不会很可惜吗?”

几乎可以作木兰女儿的少女向年长女性问道。

“……”

“……”

“对哦!刚才应该这么说才对!”

“……”

闻少女之言木兰愣了愣,而后以拳击掌作恍然大悟状。

“我现在去追他,就对他这么说!”

“不要!”

见木兰真的要追上去,简从后面将其拦腰抱住。

“为什么?万一他觉得这里没前途,义军不就丢了个人才吗?”

“刚刚说的那么伟大,现在才追上去说这番话实在太丢脸,就算失去这个人才,也比让义军首领做出这么丢脸的事强!”

这段对话后来简出于对义军形象考虑死也不认,当然,罗宾最后选择留下,这也成就了他个人的传奇……

下一篇:第五十二章 初秋的死亡
上一篇:第五十四章 婚姻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