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回家路 秘密研究所
返回笔射阁
第五十二章 初秋的死亡

乔恩死了,这个本来刚刚要满半百的中年人,死时却是以一个名为卡尔的六十多岁老人的身份,而死法则正是每一个登徒子都梦想的死法……

自从昔日的同学,那个根本不记得自己的爆乳美女,天才魔法师莫娜变成了老卡尔的性奴,不仅天天都要来他的家里帮老男人打扫房间,做饭洗衣,还要嘴对嘴喂食,脱光衣服用那对爆乳帮老男人擦身洗澡,且更过分的是,卡尔用自己那染有性病,不时还流着黄脓的男根为女魔法师破了处,成为了莫娜的第一个男人。

自然,老男人的性病也传给了莫娜,那带有性病的肮脏精液更是毫不客气的射进了女魔法师那从未被男性体液污染过的阴道甚至子宫。

每一次回到营地自己的房间,莫娜都会用净化术消去自己身上的性病与污物,更仔细清洗全身后才休息,但第二天清洁的身体又再度被卡尔玷污。

女魔法师曾恳求老男人接受自己的净化术,当然,为了施法卡尔必须随莫娜进入耳语之森内的义军营地,只有在那莫娜才能取用“无穷魔戒”施法,否则身处树海是不能召唤出魔法精灵施法的,然而不知为什么,老男人却固执的以腿脚受伤不便行动为由蛮横的加以拒绝。

其实化名卡尔的乔恩是在报复过去人生的心理下才这么做的,乔恩很清楚莫娜一定会用净化术清洁身体,他就是要一次一次用自己的性病肉棒去污染自己昔日的同学,那个年龄不及自己一半,身份、地位、名望却远高于自己的魔法科首席的优等生,那个与自己这个四十岁还未成为魔法师,被学院劝退的废物完全相反的天才,被各种光环笼罩的美女,借此以来羞辱给自己定下不公命运的诸神,报复过去被人看不起,屈辱的人生!

被诸神创造出的完美女性,被世人仰慕的天才魔法师,还不是乖乖伺候自己,成为自己的性奴……

越来越得意的老男人拒绝了莫娜为自己施法治疗的建议,完全沉浸在复仇的快感与同爆乳美女做爱的肉欲中,结果身体一天天在病与色的双重利刃下被不断削去生命力,终于迎来了传说中的精尽人亡。

虽不是“马上风”,却也是连日不断与爆乳美女魔法师的性爱后油尽灯枯而亡的,莫娜的巨大乳房上被他一次次留下不堪的爪印抓痕,阴道与子宫里更是一次次被他肮脏的精液所灌满,当莫娜早上如常到来时,看到的是表情微笑的老男人的尸体。

昨天午后的疯狂做爱后,莫娜并未发现什么异状,为了赶快赶回去净化身体,女魔法师做好了晚饭后便匆匆离去,想不到第二天再来时老男人已经死了。

直到此时莫娜也并不知道这个名为卡尔的,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其真实身份竟是自己昔日的一个名为乔恩的同学,而卡尔这个名字只是其年轻时收养的一条流浪狗的名字……

村庄此时已有了名字,是以几十年前本地首个定居者的名字代弗南命名的,当时这里只有代弗南一家三口,一间破房与小块开垦的土地及不远处荒寺中那一口小小的水井。

后来人口陆续增加了一些,直到几个月前大量灾民逃难至此才被义军集中安置,规划建房,放粮,发给农具、种子,还打了新的水井,如今的代弗南村已是人口上百,周边都开垦成农田的有模有样的村子了,村长小代弗南正是当年首个定居者代弗南的孙子。

莫娜找到村长,告知村民卡尔的死讯,本来这个叫卡尔的老男人存在感很低,又独居在村庄僻静的角落,几乎不与其他村民来往,但义军首领之一的女魔法师莫娜大人亲自告知其死讯,代弗南村还是全村动员起来为这个名叫卡尔的老村民料理后事。

正当此时,一个干草手下的探子急急进村来找村长,却发现首领之一的莫娜也在,于是便直接向女魔法师进行了报告。

“你说什么?一支军队正向代弗南开过来?”

探子的报告令莫娜吃了一惊,其他村民亦陷入了混乱。

“大家别慌!义军早有准备,村长,按以前定的方案行动吧!”

女魔法师立刻上马返回营地,离开前对村长小代弗南如此交代,中年男人随即大声招呼他的村民,按计划好的展开行动。

之前的计划方案是若村庄遇到危险,全村人可在藏好粮食、财物后全体通过森林中的小道进入树海内部避难,待义军扫除危险后再返回,于是在村长小代弗南的指挥下,老幼妇女先入林避难,青壮男性在藏好粮食后也随后避难。

眼看几个村民将卡尔的尸体草草刨坑埋了,莫娜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但敌情紧急,自己必须尽快赶回去,于是女魔法师催马离开了代弗南村。

向代弗南开过来的人马是绿土郡本郡的帝国军队,其主力为森诺曼城骑士团,共有二百余名骑士,二百余名弓箭手,其余五百名步兵由长矛手和剑盾兵组成,盔甲不太整齐,都是从四乡八镇调集而来,另有约百名民夫负责赶车、搬运等苦力,这支约千余人的军队其指挥官正是森诺曼骑士团的团长,亦是身兼绿土郡地方治安官的骑士曼泰纳=霍德。

曼泰纳尚不满四十岁,正在青壮之年的骑士短发、连鬓胡、浓眉虎目,大鼻子大嘴巴,相貌可称威武堂堂,其身材也比一般骑士更高大,此次出兵其可谓志在必得!不过区区几百名匪徒,只要一见仗,不用其他人,光是自己麾下的两百骑士,一个冲锋就解决问题!就怕那些匪徒不敢出来迎战,全躲进树林里,那就要费些力气了。

于是曼泰纳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一个一个扫灭那些新兴的村庄,这些村庄一定全是通匪的,就算这个罪名缺少证据,那从未向帝国交过税这一条是跑不了的!

消灭了这些通匪的村子,匪徒们一定会来报仇,那时便好将其全歼,纵然匪徒们被自己的大军吓破了胆,无论如何也不敢出来,消灭了这些村子后也就可以有借口全胜班师了!

打着这个如意算盘的骑士团长于是麾军向前,兵锋所指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代弗南村。

“什么?村子已经空了?”

探子回报的内容令骑士团长大人十分意外,看来那些村子真的通匪,否则就算知道有军队开过来也不可能短时间人走家空,曼泰纳抬头看看天色,此时将近傍晚。

“全军,进村驻扎,休息一晚再进军!”

听指挥官如此下令,军士们纷纷加快了脚步,有房子住当然比野营强多了,就算村民都跑了没有女人,那食物和酒应该不会少吧。

很快,上千人的军队开到了代弗南,这是一个仅有几十户人家,推测村民不到二百人的村子,上千人马根本不可能全住进房子里,且军官不可能与士兵同挤在一间房里,有些重要物品也要占用房子,结果大多数士兵有房可住的期待落了空,还得扎帐篷。

这还不算,没有女人也就罢了,连酒食都一点没找到,全村可供占领者们取用的仅有井里的凉水……

步兵中其实只有一小半是真正的士兵,其余全是骑士们的侍从,即见习学徒或仆人,每名骑士都至少有一名仆人或见习,这些人大约有三百之数,也就是说连民夫在内,非战斗人员占了近四成,如此算来其实这支讨伐军的兵力与义军出入并不太大。

扎营时所有军官、骑士及他们的侍从都住在村内,民夫们和辎重粮草车辆在一起,全集中在村中广场上,当然还有那些挽畜,骑士们的马匹已经将牲口棚全占满了,拉车的牛骡们只好用绳子和木桩简单的围在广场的角落,剩下的步兵和弓箭手则只能散乱的扎营在村子的周遭,将村庄围在中间。

没有立围墙,没有挖壕沟,甚至连岗哨都没布置,还有人敢来袭击上千人的军队吗?除非对方是疯子!上到指挥官曼泰纳,下到普通士兵,无不抱持着这种想法,数量就是安全,这是本能。

然而一群不顺从本能的疯子此时正悄悄摸到了村外,埋伏在树林中等待着天彻底黑下来……

若不是行军的劳累与没有找到酒与女人助兴,大概前半夜根本是无人入眠吧,但什么都没有的眼前,人们都纷纷提前休息,等待次日早起再扑向下一个村子,所以没到半夜,村庄内外已是一派静悄悄。

初秋之夜,轻风虫鸣,正是好眠,突然间,四面八方响起喊杀声,所有人都被惊醒!

“夜袭?什么人这么大胆!”

几乎所有人都有了这种想法,军人们拿起武器冲出房子与帐篷,欲看一看谁竟有这么疯狂,敢来夜袭光骑士就有二百多的军营!

人们刚刚在广场上站定,从天而降的火球便如雨点般打向众人,这些火球遇人便发生爆燃,许多人被烧伤、炸伤,打在房屋或其他物件上却最多只留下一个黑色的焦印便灭掉了。

“是魔火!对方有魔法师!”

这一惊非同小可,看火球的数量,若说对方的魔法师人数达到了三位数都有人信,毕竟普通的魔法学徒若能单人连发数枚火球都可以立刻毕业了,而刚刚的火球真的堪称下雨一样!

火雨之后是箭雨,吊射而来的箭几乎是从正上方落下,仅是高度加自由落体便足以让没有盔甲护身的人蒙诸神召唤了,偏偏刚被惊醒便冲出来的人没有几个穿上盔甲……

士兵们不可避免的炸了营,谁说对方只是一群匪徒、乌合之众?这光魔法师少说就得几十人,那阵箭雨从规模上看怎么也得超过百人齐射才能达到,这仗没法打了!

就在军官们还欲约束士兵列队应战而不能之际,马厩那边又出事了,不知什么人将马全放了,受惊的马四散奔逃,许多人被撞倒,不光骑士的战马,那些用木桩和绳子围住的挽畜也同样因受惊而横冲直撞!尚未与夜袭的敌人见面,这支千人军队已溃不成军了。

四处逃散的士兵与牲口互相拥挤踩踏,继之前的火雨和箭雨之后再次造成了大量伤亡,更糟的是有多名军官毙命于这阵混乱中,整个大营都陷入失控,军队完全是收拾不能的惨状。

就在这时,夜袭的敌人露面了……

下一篇:第五十一章 宣战
上一篇:第五十三章 路标